“一带一路”的中国朋友圈

“一带一路”开局良好,但仍须务实推进,正如习近平主席说,“大道至简,实干为要”。

作者:林民旺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10 收藏

  4月18日,在外交部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王毅外长介绍“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有关情况,确认共有28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论坛,92个国家的9名副总理、7名外长、190名部级官员出席,同时有来自110个国家的官员、学者、企业家、金融机构、媒体等各界人士,以及61个国际组织的89名负责人和代表确认出席。
  毫无疑问,这将是今年中国外交的一大盛会。
  3年来,“一带一路”已经从最初的理论设想,发展到目前全面推进、务实合作的阶段,个中成绩有目共睹。从整体规划和布局上看,“一带一路”已经形成“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基本骨架。虽然“多国”、“多港”的名单,迄今未见官方明确列出,但是通过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国家元首和首脑名单,还是可以大致估摸出“一带一路”的支点国家。
  “一带一路”涵盖亚欧大陆,将全世界所有国家似乎都纳入其中。其规模之宏大,大概是过去任何一个国际合作倡议所无法比拟的。然而,究其核心,还是中国周边的六条经济走廊和海上丝绸之路。因此,决定未来发展的关键仍然是周边“一带一路”的建设。而这,就凸显出每条经济走廊上的支点国家的重要性。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巴基斯坦显然是中巴经济走廊的“支点”。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旗舰工程。这一走廊的最初设想,源于2013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巴期间首次提出。到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对巴进行国事访问时,正式确定以走廊建设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四大重点的“1+4”合作布局。目前,中巴经济走廊在建或已建成的早期收获项目18个,总投资额已达185亿美元,今明两年将陆续有重大项目竣工,即将进入早期收获模式。
  这一走廊最为关注的项目大概就是瓜达尔港,以及由此通往中国新疆的石油管道、铁路等。所谓的石油管道和铁路建设,迄今更像是捕风捉影的事。瓜达尔港自2013年中国开始接收运营,逐步修复了港口各项功能,码头也恢复设计吞吐能力。2016年11月中巴首次成功组织车队穿越巴基斯坦,通过瓜达尔港向海外运送集装箱,初步进行了海陆贯通的尝试。但是要真正实现同中国腹地的贯通,仍然需要等待巴基斯坦内部畅通的实现。
  与其说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国未来经略波斯湾、北印度洋的战略依托,现实却更像是中国为巴基斯坦的发展打通“任督二脉”,为其经济发展提供造血功能。目前项目集中在能源领域,已经有12个开工在建的能源项目,建成后将能弥补巴面临的能源缺口,到2020年前后巴基斯坦的电力供需有望达到初步平衡。正在进行的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升级改造、白沙瓦至卡拉奇高速公路等重大项目,是连接巴基斯坦南北的经济大动脉,中巴跨境光缆项目则是在打通中巴信息联通瓶颈。在产业合作方面,而中巴也已经开始了相关合作的前期规划。
  哈萨克斯坦是“一带一路”中的另一个样板。王毅外长称赞,中哈共建“一带一路”中有四个第一。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中国向西延伸,第一站就是哈萨克斯坦。中国与沿线国家进行产能合作,第一个对象就是哈萨克斯坦。中国同沿线各国进行发展战略对接,第一个对接的也是哈萨克斯坦。
  可以说,哈萨克斯坦是“一带一路”中积极性最高的国家之一,而中哈产能合作模式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了引领作用。双方已经取得一系列早期收获,就产能合作建立了常态化合作机制,成立了产能合作基金,确定了51个重点项目,总金额达到270亿美元,一大批重大项目已经实现结果。双方的互联互通合作更是亮点突出,过境哈方的中欧货运班列都已经超过1200列。

  中俄蒙经济走廊
  “一带一路”提出之初,俄罗斯国内表现冷淡。直到2014年5月普京访华时,俄罗斯的态度从消极转变为积极参与,明确表示“双方将寻找丝绸之路经济带项目和将建立的欧亚经济联盟之间可行的契合点。双方将继续深化两国主管部门的合作,包括在地区发展交通和基础设施方面实施共同项目”。2015年5月中俄签订《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显示出俄罗斯同中国进行区域合作的开放态度。中俄双方达成了建设北京至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协议(优先实施莫斯科至喀山高铁项目),“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项目也按计划顺利施工。双方还联合推动黑瞎子岛中俄两侧开发,发展“滨海1号”和“滨海2号”国际交通走廊,联合研究开发北方海航道运输潜力等项目合作。
  由于俄罗斯的支持,中俄蒙共同提出了发展中俄蒙经济走廊的倡议。2014年9月,中俄蒙三国元首在上海合作组织杜尚别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明确三方合作的原则、方向和重点领域,将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改造、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对接,由此打造中俄蒙经济走廊。随后,三国元首通过了《中俄蒙发展三方合作中期路线图》、《中俄蒙经济走廊规划纲要》等文件,通过增加三方贸易量、加强过境运输便利化、发展基础设施等领域来实施合作项目,进一步加强三边合作。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突破性进展
  中国与东盟国家建成自贸区后,双方之间的经贸联系本身就已经比较紧密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建设协力推进中国在东南亚朋友圈的构建。
  “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给老挝带来了重要发展机遇,而其中连接老挝首都万象与云南昆明的中老铁路2016年12月2日开工,承载着老挝从内陆“陆锁国”转变为“陆联国”的梦想。
  柬埔寨同样是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支点国家。2016年柬埔寨在南海问题上能够“不畏强权压力,主持公道正义,坚持对华友好”,中国“重视并珍惜这份沉甸甸的情谊”。2016年10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柬埔寨,“发出了中国重视老朋友、不忘老朋友、力挺老朋友的清晰信号”。在“一带一路”建设上,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经过多年努力,成为了柬埔寨最大的经济特区,也已成为中柬经济项目合作上的样板工程。
  “中泰一家亲”,泰国无疑也是“一带一路”的支点。虽然普密蓬国王的去世使泰国政治力量中的三极(国王、军方、他信家族)关系充满不确定性,但是整体而言中泰友好合作的大势并没有变化。中泰“一带一路”建设中,标志性的中泰高铁项目一波三折。英拉政府时期,2013年10月中泰双方签署了被称为“高铁换大米”的协议。随后,泰国政局变动而被搁置。围绕中方提供贷款的利率以及对工程总投资的预算,以及中方是否在铁路沿线范围享有开发权等问题,双方多次谈判曲折。最新的报道称,项目将可能于2017年内正式开工。
  对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而言,另一个更具有突破性的发展则是澜湄合作机制的诞生。2016年3月,李克强总理同湄公河五国(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领导人在海南三亚共同启动澜湄合作机制,短短一年来,已经取得飞速发展(王毅外长称为“澜湄速度”、“澜湄效率”),搭建了领导人会议、外长会、高官会、工作组会一整套推进格局,确定“3+5”合作架构,选定45个早期收获项目,目前已经有大半完成或正在推进当中。在这一合作框架内,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的走廊建设将会取得更大的进步。
  简言之,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老挝、柬埔寨、泰国,都在中国“一带一路”中扮演了“支点”的角色。除此之外,重要的“一带一路”项目还包括缅甸的皎漂深水港、马来西亚的马中关丹产业园、印度尼西亚的雅万高铁、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口城、匈牙利和塞尔维亚的匈塞铁路、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土耳其的伊安高铁、乌兹别克斯坦的安格连-帕普铁路隧道、孟加拉的帕德玛大桥及河道疏浚项目、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等等。

  大道至简,实干为要
  遍布世界各地的重大项目和工程,标志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从当年依靠“引进来”为主,发展到现在以“走出去”和“引进来”并重的阶段。通过中国资本、产能的输出,以及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中国开始迈入到塑造世界经济的进程之中。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在把全球的发展中国家带入到世界经济发展的“大风箱”中。一方面通过进口大量原材料,制造出大量制成品,另一方面通过“一带一路”打通商品的流通环节(如运输网络、保险机制、支付体系等),向世界提供价廉物美的产品,从而也是能给当下受阻的全球化进程注入新动力和活力。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中国将在此过程中逐渐构筑出自己的发展与繁荣的朋友圈。
  “一带一路”业已产生了超乎预期的国际影响力。当然,这体现出来的是,中国全球影响力逐渐上升的现实。“一带一路”在中国国内的高定位,必然使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因而,“一带一路”倡议可能面对的挑战,我们也要有充分的认识。
  首先是“一带一路”的建设主体。习近平主席在2016年8月17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强调,企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体,要按照市场规则进行运作。因此,要将“一带一路”定位在经济合作层面,看作是一种市场行为,要由企业家来主导。这也是国内媒体在解读“一带一路”倡议时需要注意的。
  另一方面的挑战是地缘政治风险。印度明显对“一带一路”持保留态度,提出了类似的互联互通工程。莫迪总理强调,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巴控克什米尔“侵犯”印度主权。更重要的是,印度外秘苏杰生强调,“印度不能对其他国家将互联互通作为影响未来选择的做法熟视无睹。在当前亚洲缺乏一个共同安全架构的情况下,这将导致没必要的竞争。”
  日本则采取了各种抵制中国的措施。2015年5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实施大约11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很明显具有对抗“一带一路”的意图。不论是在高铁的竞争,还是在港口项目等建设上,日本都对中国项目构成了实质性的挑战。美国过去对“一带一路”持怀疑态度,随着特朗普上台,有可能持积极的看法,但是仍旧无法完全确定。大国对“一带一路”的不同态度,也算是当前大国关系格局的某种写照。
  此外,虽然“一带一路”无意介入到地区的国际政治中,但“一带一路”的进入,势必会无意中带来影响,如何巧妙权衡,也是一个考验。
  总而言之,“一带一路”开局良好,但仍须务实推进,正如习近平主席说的,“大道至简,实干为要”。“一带一路”扎实推进,真正实现共商、共建、共享。

链接:
依据王毅外长的介绍,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国家元首和首脑出席的国家包括阿根廷、白俄罗斯、智利、捷克、印尼、哈萨克斯坦、肯尼亚、老挝、菲律宾、俄罗斯、瑞士、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越南、柬埔寨、埃塞俄比亚、斐济、希腊、匈牙利、意大利、马来西亚、蒙古、缅甸、巴基斯坦、波兰、塞尔维亚、西班牙、斯里兰卡。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