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经济的谬误,“空头”便是一种正义

作者:谭保罗副主编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5-08 收藏

  前两天,我看了电影《大空头》。片子讲的是美国房贷泡沫破裂的过程,2015年底上映,算是老电影了。很早就听说,它是“良心之作”。
  看了之后,我发现,这部电影果真充满了一种正义感。它最后以“喜剧”收场,正义最终战胜邪恶。
  正义的一方是四位资产管理人或者说基金经理,分别由克里斯蒂安·贝尔、史蒂夫·卡瑞尔、瑞恩·高斯林、布拉德·皮特出演。他们帅气、智慧,天生就对谬误充满仇恨。这些人不约而同地做空房地产次级贷款,最后功成名就。
  邪恶的一方是投资银行和评级公司等机构,他们狼狈为奸,是泡沫大潮的发动机。投资银行通过复杂的资产证券化操作,将次级房贷进行“包装”,销售给全球各地的债券投资者。他们从中赚取佣金和各种费用,反正,泡沫吹得越大,他们就赚得越多。
  尽管房贷债券经过“层层加工”,看起来花里胡哨,但这些债券最终都是以购房者的月供为基础资产(underlying assets)的。换言之,只要购房者断供,并且断供在基础资产的“资产池”中达到一定比例,那么债券就会贬值,乃至变为废纸。而投资者即债券持有人唯有血本无归。
  债券和股票不同,它需要刚性兑付,但违约(赖账)也并非不可能。于是,市场就需要评级机构来对债券进行评级,以便于进行风险定价,更能提醒投资者。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评级机构便是债券市场的“纪委”或“廉政公署”。当然,他们不抓人,但会通过调低评级来制衡债券发行人和中介。
  于是,电影中出现了一个重要情节:一位充满正义感的基金经理,当面责问全球第一大评级公司标准普尔的高管,说既然越来越多的购房者断供,为什么次级房贷的评级还不调低?背后是不是有交易?在办公室,他们吵了起来。
  最后,标普高管无奈地说:如果不给次级债券“好评”,那么就赚不到服务费。客户就会找竞争对手,比如另一家评级公司穆迪来做这件事。意思是,坏事反正都会被做,那么我做了还有钱赚。为什么不做呢?
  到这里,其实全剧的核心就已经点破。因为,作为债券市场“客观公正第三方”的评级公司都不再“客观中立”,那么,这个市场基本就沦为了一个利益集团沆瀣一气的地方。在这种地方,资产将得不到公允定价,垃圾债券也可以被评为投资级,而投资者被蒙在鼓里。
  不过,四位良心资产管理人看到了泡沫之下的危机,于是开始做空次贷。做空的方式之一是,购买一种叫做信用违约互换(CDS/Credit Default Swap)的产品。CDS的原理比它的名称简单得多,它就是一种保险而已。
  在电影中,可以这样描述CDS:正义一方先买入大量次级债券,然后再向金融机构比如保险公司购买 CDS。之后,正义一方需要定期支付给保险公司“保费”,但一旦次级债券违约,那么保险公司就要加倍赔偿,赔个十亿以上的美金都有可能。
  保险公司为什么愿意卖出CDS呢?因为他们坚信,美国房价不会跌,只会涨,那么就不会有人断供,房贷债券也不会有违约发生。所以,他们等于白收了几千万美金的“保费”。于是,电影里有这样的www.0181.com ,即所有卖出CDS的机构都会背地嘲笑这些买CDS的“正义使者”,认为他们都是白痴。
  最后,大面积的断供真的发生了。起因之一是,美联储加息,资金成本飙升,房价暴跌,低收入者断供如潮。于是,正义一方锁定了胜局。
  但看到这里,我心头也涌出一股悲观的情绪。因为,正义一方获胜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不是一个经济依靠房地产推动的国家,美联储和这些代表正义的基金管理人,他们其实是在一起“做空”次级房贷。这种“做空”,本质是经济领域的“正义”得以伸张。
  但问题在于,假如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房地产泡沫超过美国,可是房地产依然只能“做多”,而不能“做空”。那么,正义又该如何申张呢?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