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军费与美国就业

作者:雷墨 高级记者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3-06 收藏

  在刚刚结束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与欧洲国家就军费问题闹得很不愉快。美方官员指责欧盟盟友军费过低,让美国承担了过重的安全责任。从数据看,美国的确有不满的理由。北约欧洲成员国GDP总额与美国相当,但军费在北约中占比不到30%,美国却承担了超过70%的军费。
  经济实力与安全责任的“倒挂”,让美国看似成了冤大头。这种解释看似合理,但却很具有误导性。冷战结束以来这种“倒挂”现象一直存在,但美国并没有因为这种“毫无利己、专门利人”的行为而导致财政破产。
  军费问题的突显,始于奥巴马政府时期。军费占比要求达到GDP的2%,也是在那个时期提出的。但特朗普政府任内,这个问题会更加突出,甚至会成为美欧分歧的新燃点。问题的核心在于经济,再具体一点说就是就业。
  首先,要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美国的巨额军费,绝大部分都是流向国内经济体的。美国2017年度国防预算为6190亿美元,用于对外军事援助的约为500亿美元。而且,多数情况下,受援国要得到援助,硬性的前提条件就是用这笔钱购买美国的军事装备和服务。
  内政是外交的延续,这个道理用在特朗普的施政逻辑上会颇有解释力。美国的航空与军事工业部门,长期以来都是美国最大的雇主之一。这个行业对创造就业岗位的带动效应,是其他任何行业都无法比拟的。根据美国德勤咨询公司的数据,2014年,美国航空与军事工业部门直接雇佣的人员多达123万人,间接雇佣320万人。但与2010年相比,雇员人数下降了18%,
  2016年,这些部门雇佣的人员增加了3.9万人,扭转了过去五年来一直下滑的趋势。过去5年,航空与国防工业减少了18.5万个工作岗位。美国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雇员人数是12.9万人,雷神公司是6.1万。也就是说,以工作岗位流失来衡量,美国“减少”了两家大型军火公司。
  特朗普就任一个月以来,除了应对移民问题,另一个让他操心的就是就业问题。从分布上看,美国航空与军事工业企业实力排名靠前的,分别是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德克萨斯州、弗洛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康涅狄格州和堪萨斯州。这七个州中,有四个在去年的大选中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特朗普的“禁穆令”为何不指向穆斯林国家沙特、阿联酋?因为顾客是上帝,这些中东石油富国向来都是美国军火的大客户。而且,它们没有自己的国防工业体系,将是长期稳定的客户。
  欧洲的情况就不同了。即便欧洲盟国都把国防开支提升到GDP的2%甚至更高,依然不会消除特朗普的不满。作为科技、工业强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拥有完备的军事工业体系,它们很可能把增加的经费用于国内军事研发和制造。也就是说,欧洲增加的军费,流向美国的份额不会太多,对创造美国就业影响不大。而且,这些国家的军备出口,还可能对美国同行构成竞争。
  美国长期以来都是世界军备出口霸主。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6年,世界排名前20个最大军备进口国,除了英国排名第20,北约欧洲成员国无一上榜,沙特和阿联酋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位。这才是让特朗普对欧洲盟友“上火”的直接原因。
  安倍是带着1500亿美元的对美投资、70万个就业岗位见特朗普的。特朗普既没有要求安倍增加军费(日本军费占GDP比例约1%),也没有批日本搭美国的安全便车。安倍摸准了特朗普的脉,但欧洲没有,而且也不太可能与特朗普处在同一条思维逻辑上。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