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玫瑰”会枯萎吗?

与特朗普一样出身富豪世家的马克里,担任阿根廷总统已经一年多。而被称为“阿根廷玫瑰”的前总统、前第一夫人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现在比希拉里更失意。

作者:许春华 资深媒体人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7-02-27 收藏

  中国鸡年春节期间,美国针对七国居民的限行令闹得“鸡飞狗跳”,世人却不知道,阿根廷同期也出台了限制(有前科)外国公民入境的移民法修正案。而签署后一法案的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与特朗普一样也是出身富豪世家(1970年代马克里家族就与特朗普在曼哈顿合伙做生意),同样曾在宾大沃顿商学院读书,同样是出人意料地扳倒左翼执政党的候选人,赢得4年总统任期。所以,与澳大利亚等国不同,现在阿根廷与美国的关系可谓看涨飘红。
  但有一个阿根廷女人,现在比希拉里更失意,她就是因长期入住“玫瑰宫”而被称为“阿根廷玫瑰”的前美女总统、前第一夫人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去年底,联邦法院开始审理对她涉嫌贪腐和利益输送的起诉,并冻结其名下约6.3亿美元资产。虽然克里斯蒂娜指责,这是马克里政府对她的“政治迫害”,但司法引擎并未熄火,新年初又瞄上她的一桩旧案,宣布重启调查。

 

2016年10月31日,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现身法庭,出席关于其任内涉嫌贪腐的听证会。

  卸任一年,成贪腐案首嫌
  自2015年12月卸任总统后,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就连遭指控。
  2016年5月,检方就以其涉嫌低价出售美元期货合约向她发出指控,她名下100万美元资产同时被冻结。法庭文件显示,克里斯蒂娜政府在2015年下半年以低于市价抛售美元期货合约,导致国家财政遭受了50亿美元的损失。
  2016年10月,克里斯蒂娜第一次就贪腐指控出庭。年底,她被控在核定公共工程合约时,与两名时任高官及她的表兄一道侵吞公共道路建设工程款项。这一案件早就纳入了检察官“关注”的视线,因为在克里斯蒂娜任职两届总统期间,圣克鲁斯省几乎所有道路建设项目,都被交给同一家企业奥斯特拉尔集团。该集团老板贝兹以高于市场65%的报价,与政府订下52份公共工程合同。
  检方称,贝兹的资产在基什内尔夫妇先后任总统的12年里大幅增长。获得巨额收益后,贝兹便以租用基什内尔家族酒店客房的方式予以回报。2016年4月,贝兹被捕入狱。两个月后,预感“大祸临头”的前公共工程部副部长洛佩兹慌不择路,隔着围墙投掷钱袋,企图将900万美元现金藏匿到修道院内,正巧被当地居民撞见。警方随即赶到,并以非法持枪、洗钱等罪名将其抓捕。
  顺着前政府高官洗钱这条线索,警方突击搜查了克里斯蒂娜名下三处房产。克里斯蒂娜一开始只是配合洗钱案的调查,后来就变成了贪腐案的首嫌。

  “国民女神”的傲娇岁月
  素有“政界女性时尚风向标”的克里斯蒂娜,妆容精致,伶牙俐齿,年轻时学的是法律,在校园辩论中常让男同学甘拜下风。22岁那年,她与相识6个月的同窗内斯托尔·基什内尔“闪婚”,从此比翼齐飞,同甘共苦。
  在军政府发动让上万人消失的“肮脏战争”时期,丈夫两次入狱,她多方设法营救。丈夫1989年当选市长时,她当上了省议员;丈夫1995年连任省长时,她当选为国会议员。2003年经济崩盘之际,丈夫参选总统成功,推行改革使经济年均增长超过8%,作为第一夫人的她自然也深受民众喜爱。
  克里斯蒂娜的名望,倒也不完全属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本来,她就个性独立、性格张扬,曾公开表示不喜欢被叫作“第一夫人”,更喜欢被称为“第一女公民”。她既是丈夫的坚强后盾和左右手,还继续着个人的政治生涯。2003年,最高法院打算大赦“肮脏战争”时期的官员,克里斯蒂娜在参议院发飙,敲着桌子喊:“任何触犯文明社会法律的人都应该被绳之以法!”之后大赦被取消,罪人被送上审判台。克里斯蒂娜因此得名“最凶悍的女参议员”。
  另一方面,她亲自下厨给丈夫、孩子做饭。女儿生病,她心急火燎地推掉应酬,赶回家送女儿去医院。孩子体检,她也会和丈夫轮流护送陪同。事业与家庭貌似都很完美,那时的克里斯蒂娜简直是阿根廷的“国民女神”。
  2007年,丈夫饱受心血管疾病困扰,她“代夫出征”竞选总统,以绝对优势当选,成为阿根廷历史上第二位女总统、第一位民选女总统。

  “玫瑰褪色”,掌声不再
  波浪卷发、浓黑眼影的克里斯蒂娜,在第一个总统任期里,全力推行丈夫的经济振兴计划,推动增加就业、吸引外资,扩大社会福利和基础设施建设,治国理政颇为成功,经济连续4年保持高速增长。从丈夫执政的2003年,到她第一任期结束的2011年,GDP增长了94%,是西半球增速最快的国家。
  除了亮丽的经济,政治答卷也被民众认可。当时舆论就称,她执政以来最大的成就,莫过于实现了国家治理体系的建设,停止了政治实用主义,不再违背选民的意志;并称其政府的政治举措,在之前的阿方辛、梅内姆时代未曾出现过,是国家民主的进步。
  在此期间,她也经历了人生至痛和最严峻的考验。2010年10月,丈夫心脏病突发去世,年仅60岁。她克制悲痛,照旧勤于国政、奔走国是。也因此,2011年,她成功连任。
  好花不常开,第二个任期内,她的口碑毁誉参半。2012年起,“基什内尔主义”的魔力逐渐消失,经济开始下滑,政府却应对迟缓、低效,没能遏制通胀、货币贬值等问题,外债违约,欧美企业则纷纷撤离。2014年,国内经济出现滞涨,增长仅为0.5%。
  不过,依然有许多民众喜爱克里斯蒂娜。她执政期间,政府创造了600万个就业岗位,失业率由2003年的17%下降到7%,养老保险覆盖率达到94.6%,覆盖程度在整个拉美地区仅次于玻利维亚。大量中下层民众都享受到了她的政策恩惠。
  高福利政策在经济低迷期,成为国家沉重负担;一度,待还外债总额超过1400亿美元,每年仅付息就超过100亿美元。无奈之下,政府加大了对其经济命脉农业出口的税收,出口关税税率高达15%到35%。这样,政府与农户产生了矛盾,进而导致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贫富差距扩大、腐败泛滥等问题也随之激化,并连续爆发了多起全国性罢工等令国际社会强烈关切的事件。
  总之,克里斯蒂娜在第二任期内,没有顺应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仍然过度信奉丈夫的“基什内尔主义”,过度保守地延续既定政策,缺乏创新和改革,致使经济社会发展迟滞,“玫瑰”开始“褪色”。

  “身不由己”,司法再启
  2015年,是克里斯蒂娜人生的又一分水岭。这一年,由于连任两届,她不能再度参选,更由于她的施政失误,马克里作为变革竞选联盟候选人,在10月25日战胜左翼执政联盟候选人肖利,当选新总统。
  然而,政府交接之际,克里斯蒂娜居然打破规矩,拒绝出席当选总统的宣誓就职仪式,致使在总统权力交接前后12小时内,阿根廷先后出现了3位总统(由临时参议长皮内托担任临时总统,向新总统授予权杖和绶带)。
  克里斯蒂娜“作怪”是因为与“政敌”马克里话不投机。马克里参选以来,一直强调将强化司法部门的独立性,对一切腐败行为“零容忍”。舆论称,马克里的这一表态,是回应民众的诉求,着力于解决克里斯蒂娜任内未能解决的社会治安差和严重腐败等问题。
  结果,前总统很快成了新政府要解决的“问题”。司法对她发起了一起又一起的调查和诉讼。眼下,除了她被诉涉嫌贪污和洗钱、涉嫌低价出售美元期货合约两项指控,她的“陈年旧账”也被翻出。
  说起来,这一“旧案”更为轰动。还在克里斯蒂娜总统任上的2015年1月,检察官尼斯曼便指控她涉嫌勾结伊朗政府,掩盖20多年前首都爆炸案的真相。这一恐怖爆炸发生在1994年的犹太社区,造成85人死亡,成为了二战之后最大的反犹事件。检方认为该案与伊朗有关,尼斯曼在起诉书中表示,正是克里斯蒂娜暗中与伊朗达成协议,以掩盖案件真相为代价,换取伊方石油。惊人的是,就在出席听证会前的几小时,尼斯曼被发现头部中枪横死家中。真相迄今未有定论。
  今年1月2日,司法机构明确表态,将重审尼斯曼所调查的爆炸掩盖案,他所提供的证据和调查结果将沿用。对克里斯蒂娜来说,冬天已经来临。这朵“阿根廷玫瑰”会枯萎吗?阿根廷民众正在等待答案。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