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族主义的反噬

美欧下层中产阶级所煽起的新国族主义,将来必会有使美国更加恶化的反噬效果。因此我对特朗普时代一点也不敢乐观。

作者:南方朔 台湾政论家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6-12-08 收藏

   近代政治学里,有个意义不断变动的专有名词“民族主义”,它更适当的说法应是“国族主义”。
   以前的世界,欧美独强,于是形成了一种价值,主张自由开放,要求后进的新兴国家开放。欧美的强权即可在开放的价值下无远弗届地进入新兴国家。但因为几乎所有新兴国家都有过被殖民被侵略的经验,它们对自由开放必定有所疑问,甚至会抗拒。于是在欧美的主导下,在整个政治的论说里,自由开放就是好,对自由开放有所疑问,就是坏,就是故步自封,就是国族主义。“国族主义还成了一个被污名化的坏名词。”“世界主义—国族主义”、“自由开放—封闭役守”遂成了政治上的两极。
   但当今的重要学者,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教授索雅(Edward Soja)在他的著作《后现代地理学》里早已指出,现在的世界,产业和经济流动加快,地区的兴衰也加速地“风水轮流转”(Accelerated regional recycling),许多落后的地区和国家会快速发展繁荣,有些则会生锈沦落。当经济的空间地理学变了,于是脑袋和说法也变了。英国的脱欧,美国特朗普的快速崛起当选为总统,就被人认为是新国族主义,已开始在欧美兴起。它们恨外排外,提示出人类的政治已风水轮流转。如果2017年法国大选,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也当选总统,接着也“法国脱欧”(Frexit),就真的会欧美主下大乱。
   欧美的“新国族主义”,本质上乃是个假议题。欧美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地区,但欧美社会的贫富不均却也是世界第一,因而是“1%有,1%治,1%享”,因而其他的99%人口都是充满了不平与愤怒,但政治人物却把这种未来应该是对内的愤怒转而用来对外。当社会的矛盾可以如此方便地操弄,这也意味着欧美社会的贫富阶级关系将无法改善。例如欧美最应该做的乃是对富人加税,作为穷人的福利支出,但欧美国家却始终在富人减税上动脑筋,而只是用赤字预算弥补福利支出。当欧美在国家财政政策上完全搞错了方向,这种新国族主义遂毫无建设性,反而因为它的恨外排外,把整个世界搞得更乱,更不安定。
   于是我就想到最近美国媒体对经济问题的讨论。在1980年代里根总统当政,他相信对富人、对公司减税,可以刺激投资,增加就业机会,改善民生。这是当时的右派经济学,名为“保守主义革命”。由于当时世界仍在扩张,需求仍在扩大,因此里根的减税促成长的确产生了效应。但今天的世界已缺少了扩张动力,尤其是成长的力道已经向新兴的中印和东南亚移动。因此特朗普的富人减税已对美国的成长和就业完全无用。
   减税促成长的时代已过,但美国对增税却没有一套新的经济学,所以最近《经济学人》分析说,特朗普的经济学由于减富人税和增加赤字,只会使美国财政更加恶化,使得美国变得更穷。《经济学人》的分析,我认为比较有理。美欧下层中产阶级所煽起的新国族主义,将来必会有使美国更加恶化的反噬效果。因此我对特朗普时代一点也不敢乐观。
   在多年前读到索雅所著的《后现代地理学》,我对他所说的地区“风水轮流转”就极为佩服。以前的发展中国家,懂得用国族主义来自卫自强,懂得国家的均衡发展。由于思想和制度健康,一旦国家环境改变,这些发展中国家都能抓住机会,快速脱贫并逐渐转富,中国就是例证。
   但美欧近年却盛极转疲,人民受害,美英当权者却无视于人民的贫困,不能改变自己的方向,却蓄意煽动恨外排外的新国族主义。这种新国族主义毫无建设性,只有破坏性。在思想上它更接近当年德国的国族主义,最后德国成为了世界动乱的中心。因此,对于当今新国族主义的兴起,世人一定要保持警戒,新国族主义是个两面刃,一不小心,就会既伤自己,又伤别人!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